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降压宁胶囊 >> 正文

【江南】吴村小学(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若干年以前,得小十岁,放学了,和另一孩子负责打扫卫生。他们将教室里的凳子全部翻摆到桌上,又到小溪拎来水,得小扫地,另一孩子洒水。地是水泥地,扬起阵阵灰尘。另一孩子洒完了水,就溜了,剩下得小一个人把地扫完。教室里静得出奇。得小把凳子重新放回到地上,用黑板擦擦黑板。

太阳西沉,粉红的余晖透过窗户,照在老师写在黑板的一行行字上,这些字在得小看来,多么漂亮多么工整,就像施老师漂亮而端庄的脸蛋。得小的心里,竟有一种舍不得将其擦掉的惋惜感。

最后,作为值日生所有该完成的任务全完成了。得小将黑板擦放回施老师的讲桌上,跑回座位,背起书包,然后将教室的门轻轻合上。可门又开了,风一刮就开。得小这才发现门上有一把生锈的锁,是用来锁教室门的。以往,锁门,然后将钥匙交给老师的任务,都是由另一名值日生来完成的。其中的原因是得小胆子小,不敢跟老师说话。可今天,这个任务必须靠自己来完成了。

得小背着书包在操场上徘徊了一圈,最后终于鼓起勇气,走到施老师住宿的小屋前。这是一间简陋的小屋,外面的门开着,可以看见一个灶台,灶台旁边有一口水缸,一张旧课桌,旧课桌上放着菜板,上面有一小堆切成块的肉……得小拿不定主意,是走进施老师的小屋里去,还是站在门口等她出来……

正犹豫间,施老师从灶台后面站了起来。大概被烟熏了眼睛的缘故,好像刚刚哭过一场。得小感到很惶恐,轻捷地退到一边。施老师吓了一跳:“原来是你啊!得小!怎么一声不吭站在门口?我还以为是村里人呢!”说着,施老师将切好的肉倒进烧热的锅里,那肉立刻响起滋滋滋的声音。得小发现自己很想吃肉,口水都要流下来了。得小的脸不由自主地红了。

“施老师,今天我值日,这是教室的钥匙。”

“你就挂在门后头的钩子上吧!”

得小挂好钥匙,拔腿就跑,然而施老师叫住了他:“哎!小鬼头,你怎么这么怕我啊?我又不会吃人!……”

得小的脸更红了,这一回不是因为想吃肉,而是害怕,因为他不知道施老师为什么要叫住他,他结结巴巴道:“施施老师……什么事?”

施老师的脸也红了,如果是其他什么事,她想说就说想做就做了,可是在这件事上,她一直羞于开口……

来吴村小学支教的施老师,是一名刚刚毕业的女大学生,响应国家号召,只身来到偏僻的吴村支教。从此,一张单人床,一张旧课桌,一个简易的灶台,组成了施老师临时的“家”。

刚来吴村,施老师连生火都不会,只好泡方便面吃。但渐渐地,她学会了做饭,学会了炒菜,学会了应付孤独,她很快适应了山区的生活。天蒙蒙亮,她就起来爬山,沿陡峭的马它山一直爬到更陡峭的妖婆岗,她才坐下来歇一口气。此时,山脚下聚族而居的村庄炊烟袅袅,尽收眼底,她简直被吴村的景色迷住了。

施老师从此成了吴村一道靓丽的风景。村里人都议论着她,猜测着她,喊她叫“城里来的女大学生”。她呢,跟村里人很快熟识了,总的来说,跟村里人相处得很好,彼此之间客客气气的。她白天教书,晚上备课、批作业,抽空还到几户人家游说,让辍学的孩子重回学校上学……施老师的支教生活就像小溪流水一样,清澈,奔流,勇往直前。

当然,烦恼也不是没有,烦恼还是有的。比如在吴村,施老师虽然能从小卖店买到肉吃,买到豆腐吃,买到鸡壳鸭壳甚至冻带鱼吃,但是买不到蔬菜吃。蔬菜每户人家都有,在菜园里蓬蓬勃勃地生长着,但是从吴村的祖先开始,他们就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吴村人从不把自家的蔬菜当作商品,挑到街上来卖的。时代发展到今天,“小农经济”模式不变,可把施老师害苦了。

施老师虽然出生贫寒,骨瘦如柴,但是受到普遍审美观的影响,对肉类食品一向保持着谨慎的态度,认为吃多了会发胖的。事实上,吃多了的确会发胖的。再说,她吃肉,吃豆腐,吃鸡壳鸭壳,吃厌了。她那低得可怜的工资也不允许她天天吃肉。逢到礼拜天,她只好坐“三轮卡”到汤溪镇买蔬菜回来,但是买回来的蔬菜吃不过三天,就焉巴了,烂了,加上这一路的颠簸,车旅费,耗掉大半天的时间,以及跟臭哄哄的山民“肉贴肉”地挤成一堆,她渐渐懒得去了。

跟施老师的情况恰恰相反。整个吴村除了一个吃斋的老太婆,没有人不喜欢吃肉的,何止是喜欢,简直天天盼着吃肉。每逢自家杀猪、过年、喝别人家喜酒的日子,一些村里人一顿能吃下二斤左右的肉,吃得肚子没有脾气,连额头上冒出的汗都是油的,那才叫过瘾。有时候,他们迎面碰上拎着一挂肉的施老师,他们的眼睛都直了。他们真羡慕施老师天天有肉吃。他们在施老师走远之后,还要回头瞅一瞅她手中那一挂肉。在他们看来,施老师手中那一挂红白相间的肉,跟施老师小巧玲珑的屁股一样吸引人。

可是施老师却在为吃不上蔬菜烦恼着。最后,是邻村的支教老师启发了施老师:你既然不会种菜,这里又没有菜卖,你向学生要点菜,是没有人会说什么的。跟学生要菜多难为情啊,可是每次去邻村小学串门,看到他们围着一锅猪肉炖萝卜或青菜炒年糕,吃得满头大汗的样子,她就“蠢蠢欲动”了。几天之后,或许是命运让得小成了施老师第一个开口讨菜的对象……

得小拎着施老师交给他的空篮子,已经快要回到家了。他的家在小溪的上游,也就是离村子不远的山路边。秋风吹着山上的竹林,竹林摇曳,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得小低头走路,一面是高兴,说明施老师瞧得起他;一面是担心,因为他怕家里拿不出什么像样的菜。不过,他相信妈妈会帮他想办法的。

此时,得小妈妈坐在一张矮凳上,一手拿篾刀,一手拿竹片,一下一下地,将竹片劈成头发一样的细篾丝。得小妈妈劈得很认真。她是靠劈竹片做“洗帚”,逢庙会或集日挑到附近乡镇去卖,来维持一家人的生活的。

洗帚,就是乡下灶台上用来洗锅、刷菜板的那个工具,类似于竹篾子扎成的刷子。得小妈妈一天大概能劈出二十个洗帚,二十个洗帚差不多能卖三十块钱。她如果每天坚持劈下去的话,一个月就能挣上九百块钱,也就是说,一年下来,这位吴村妇女的收入将不低于一万块钱。可事实并不是这样。吴村地处山区,一年里,将附近乡镇的庙会或集日全算在一起也就十多个。并且每一次去,只能挑上一百多个洗帚,多了,卖不掉,还得挑回来。可是不得不承认,这少得不能再少的靠卖洗帚得来的收入,是维持得小一家日常生活最丰厚的一笔收入。

得小想了想,把老师交给他的空菜篮放在门口的柴剁上,这才走进屋去见妈妈。他的妈妈没有抬起头看他,只是问:“得小,你今天怎么才回家?”

得小说:“妈妈,今天我值日,留在班里扫地。”

得小妈妈说:“但愿你没有撒谎,今天妈妈还要多劈几个洗帚,明天妈妈又要去赶集了,你多烧一点米饭,明天可以自己炒着吃。”

得小很听话,拎着淘米篮走到米缸前,盛了米,在屋前的水池里淘清了米,然后走回灶台前,踮着脚跟,将米倒在铁锅里,放上水,盖上锅盖。然后得小又走到妈妈那边捧来一些碎竹屑,用火柴将它们点燃。火焰发出噼啪的声响,越烧越旺,红彤彤的炉火就像一头野兽在炉膛里寻找出口。铁锅里的水很快就噗咚噗咚地冒出气来,将锅盖顶开了。

此时,得小的心里始终惦记着老师交给他的“任务”,他终于走过去问妈妈:“妈妈,咱晚饭吃什么菜呀?”

得小妈妈停下手中的活,一时想不起来,就让得小走到八仙桌旁去看。得小揭开污渍斑斑的菜盖,看见桌上有两个半碗咸菜,它们分别是:腌豆荚、酸黄瓜、霉干菜。得小很希望听到妈妈会说出几样比较时鲜的蔬菜来,于是又问妈妈:“妈妈,咱家里,连新鲜的蔬菜都没有吗?”

妈妈说:“楼上有马铃薯,你到楼上去拿几个下来,削掉皮,跟咸菜煮着吃吧!”

得小没有吭声,怏怏不快地上了楼,从一只报废的水桶里掏出十多个马铃薯,心里却不甘心,下楼以后又去问妈妈家里有没有新鲜的蔬菜。没想到妈妈发火了:“你这孩子,又嫌菜不好吃是不是?妈妈这些天忙着打零工,又忙着劈洗帚,我就是站起来小便的时间都没有。今天你就将就着吃吧!等妈妈赶集回来,我就买肉给你吃。听见了吗?“

得小不敢问了,小小心心地将马铃薯削好,洗净,切成块。然后,将锅里烧熟的米饭盛出来,用洗帚刷干净铁锅,将切好的马铃薯倒了进去,和上咸菜和水。不一会儿,屋里就升腾起一股怪怪的马铃薯煮咸菜的气味。

天黑了,得小妈妈才站起来,拉亮八仙桌上方一盏15W的灯泡。灯泡上沾满了成年的灰尘和破烂的蜘蛛网,昏弱乏力的灯光将屋子照得如同水底的水草在摇曳一样。

得小妈妈帮得小盛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米饭,叫他:”得小,你在干什么呢?快来吃饭吧!“说着,她埋下头去,吃起来,吃了一会儿,发现得小还没有来吃饭,就转过身去看,看见得小仍然坐在灶台后面的矮凳上,得小妈妈凶道:”得小,你今天到底怎么啦?我不是说卖了洗帚就买肉给你吃吗?“

得小的眼角流下了一颗眼泪,一直滚落到脖子上,得小说:”妈妈,老师要我明天带一点蔬菜给她,可你,就是不听我说话,咱家到底有没有新鲜的蔬菜呀?“

得小妈妈这才发现儿子好像受了许多委屈,惭愧道:”得小,妈妈忙着挣钱,没有种菜,这个季节又青黄不接……你就带马铃薯给老师吧!“

得小没有吭声,过了一会儿才说:”家里马铃薯是用来喂猪的,老师又不是猪……“

得小妈妈听了得小的话,心里有些不痛快,没好气地说:”猪吃的是坏的马铃薯,楼上留的,是我挑出来的。咱不也吃马铃薯吗?我们吃得,老师为什么就吃不得?“见得小仍然不高兴,只好说:”那你就等我卖完洗帚回来,我也给老师割点肉吃!“

没想到得小的脾气突然大了,就好像妈妈的话刺激了他:”妈妈!老师又不要你的肉!老师是因为吃腻了肉才想吃蔬菜的!……“

得小妈妈愣了一下,而后骂了起来:”哼!她吃腻了肉?她倒高贵,连肉都吃腻了!可我们呢,为了交出学费,就要像牛马一样起早摸黑!哼!光你一个一年就要被她收走一千八!四十个学生她得收多少钱哪!“

得小的心里,竟产生了一种妈妈欺负了施老师的感受,得小为施老师辩解道:”妈妈!学费又不是施老师收走的!施老师是来支教的!……“

得小妈妈没想到得小会帮着老师说话,气得嘴唇都哆嗦了,一千八百块钱,对于她来说可是一年卖洗帚的所得啊,她气得就差打得小了:”你,你……竟然说学费不是老师收的,那你告诉我!学费是谁收走的?不是老师收的,那她吃肉的钱又是从哪里来的?……“

得小几乎要哭了,他只知道施老师是来支教的,可是他实在说不清他的学费到底是谁收走的,因为妈妈明明把钱交到施老师手里……

得小妈妈却越骂越觉得解气:”……要不是为了你爸,我早就不让你上学了!你是不知道,为了你读书,你爸受了多少罪!我是怎么跑断了腿,借了多少债!可你,你还要为他们说话……“

得小妈妈骂了一通,火气渐渐消了,得小的心里,却始终认为施老师不是妈妈说的那种人,他于是应了妈妈一句:”家里穷又不是施老师害的!谁叫我们家这么穷的!“

得小妈妈渐渐平息下去的火气,就像火山再次爆发了,她随手抓起摆在桌上的碗筷,向”不肖“的儿子掷了过去,她的眼泪,就像海水涨潮一样涌到了她的脸上,她此时感到如此悲哀,悲哀得真想去死!她趴在桌上,号啕大哭:”孽种!孽种!你竟然嫌妈妈穷……我……我这是何苦来?我还不如去死啊……孩子他爸……“

得小看见妈妈的痛苦,心里感到害怕,他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他紧张得身子发抖,他也哭了起来。但是他却不想向妈妈认错,他独自跑出家门。他是一个敏感且自尊的孩子,他想起爸爸活着的时候,爸爸从来没有打过他,骂过他,而自从爸爸死后,他就经常被妈妈打骂,家里也越来越穷了……

他知道人生下来就是要受苦的,他痛恨这样的穷日子,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出生在这样穷的家庭里……

他突然想到了死,他跑到猪圈里,拿起一瓶搁在那里的农药喝了下去。农药很麻,有一股刺鼻的气味,他喝了两口就不想喝了,但是他怕等一会自己死不了,反而会遭到妈妈骂,他就又喝了两口。喝完之后,他站着等了一会儿死亡的降临,但是他只是感觉肚子里有一点儿凉意而已。他就想再喝几口,这时他突然想起农药很贵的,妈妈要卖掉十多个洗帚才能买上一瓶,他犹豫了……

他很后悔说了刚才的话,妈妈为了省钱,每次去赶集都挑着洗帚走路去,那么重的胆子,连”三轮卡“都舍不得坐。这时他才觉得妈妈很可怜,他应该去跟妈妈道一声别。他于是拧好未喝完的农药瓶子,重新放回原处,跌跌撞撞地跑了回去,远远地对妈妈说了一声:”妈,我以后,再也不会跟你要菜了……你也不用给我交学费了……“说完,他就哭了,他想到从此要离开妈妈,他才发现自己多么爱妈妈!他逼着自己跑出门去。

儿童癫痫病早期症状
癫痫病怎么治疗最有效果
癫痫病药物服用常识有什么

友情链接:

众寡势殊网 | 屏幕修理多少钱 | 闻喜农廉网 | 肝腹水伴下肢水肿 | 吉林红叶谷住宿 | 可爱动物图片大全 | 小儿阿莫西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