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玫瑰花养殖 >> 正文

【军警】张老汉(小说)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张老汉坐在村头一棵老树下,目光呆涩,表情难堪。吧嗒吧嗒不停地抽着老旱烟。因为他不知道应去哪里,也不知道哪里才是他的栖身之地。

张老汉,今年70岁。三个儿子。老伴前年因突发脑溢血不幸离开了他。这对张老汉来说是致命的打击。有老伴在还算有个家,没有老伴,这家也就散了。

张老汉身体还算硬朗,一般的农话还都能干。家里前后院都有小园子。老伴在的时候,侍弄园子里的小菜成了张老汉的最爱。那小菜也真“听话”,在张老汉精心呵护下,绿茵茵的,胖乎乎的。什么芸豆、黄瓜、小葱、小白菜......这菜就像老两口的“孩子”一样死心塌地跟着他俩好。

张老汉想和老伴就这样,平平稳稳,安安静静地过着小日子,安度晚年。没想到老伴的突然去世,彻底打乱了他的生活,精神一下子就垮了。整天是闷闷不乐,也不愿意和人交流。叼着大烟袋坐在老树下。一抽就是一天。张老汉究竟还有什么烦心事儿,让他这样的痛苦。

村支书这时走过来说:“老哥,咱不能总是这样以烟为伴吧,你心里有什么话,不能和儿子说,可以和我这个支书说啊,看我能不能帮您老解决。”

张老汉看看支书,不吭声,还是一个劲抽烟。

“老哥啊,咱不能这样活在烟雾里,咱要活在阳光里。”

“我还有什么阳光,全是黑暗。”张老汉终于开口说话了。硬邦邦地扔出了一句。

“怎么就全是黑暗了呢?你看你那三个儿子多好。除了老三没成家,那俩个儿子小日子过得叫人羡慕。不提儿子还好,提到儿子老汉这气不打一处来。

张老汉的三个儿子只有老儿子在家务农,那哥俩儿都在城里住,大儿子张福在房地产开发公司当老总,资产究竟是多少,张老汉从来不问,儿子也不说。只知道,每月能给张老汉一些生活费。张福家房子很大,但张福好像在家呆的时间并不多。忙起来的时候,连回家看张老汉的机会都没有。老婆兰芝没工作,成天就知道打麻将,花着老公的钱理所当然。而她的老公在外面有几个女人,兰芝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现在的社会也就这样了,男人有钱就学坏。只要老公能给她钱花,也就认了!

不知道怎么的,张福没有孩子。究竟是谁的原因,到现在也没弄明白。那年头张老汉盼大孙子都快盼疯了,看着人家的孙子上去不是抱就是亲。弄得左邻右舍看见他来就躲得远远的。

老二张成在城里的一家私立中学当教师,书生气十足。但就是怕老婆。老婆一声吼,吓得他浑身抖。老二媳妇桂花有洁癖毛病,家里的装饰白一色,连屋里的地板都是乳白的,挺亮堂。看上去总觉得不太舒服。张成回到家,碰哪儿都觉得怕弄脏,只好在自己的书房里看书写教案。他有个女儿正念高二住校,也不爱回家,不自由,不随便。

“我说老二,你不能别在那儿看啊写啊,帮我拖拖地。”

“我说媳妇,家弄得像.....”

“像什么?像宾馆吗?”张成在那儿嘀嘀咕咕地“要象宾馆还就好了,住着也觉得舒服。”

“别废话了,让你干你就干,快点儿。”张成顺从地像个小绵羊,只好跪在地上擦、擦、擦,擦得像面镜子。

按理说张老汉到儿子那儿享清福去谁家还不行。可他死活都不去,儿子还好说,这儿媳妇一个不务正业,一个有洁癖,去谁家都不如住在自己的小瓦房里得劲。可眼下老儿子要结婚了,张老汉也就没地方去了!

那天老仨张喜对张老汉说:“爸,我要结婚了,咱虽然住不上大哥二哥的房子,但怎么的屋里摆设和城里差不多啊。我想好了,这几间瓦房就归我吧,我好好弄弄。你去城里找我哥他们去。张老汉听着老儿子的安排,心里很不舒服,他明知道张老汉不愿意去城里,还要把张老汉往外推。

"什么养儿防老,我看是养儿闹心。"张老汉在心里对自己说。

“支书,你说我现在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老伴没了,家也没了!”

“老哥啊,这回我知道您是为什么一天天闷闷不乐了。您老别着急,我会以村委会的名义从中帮调节。我就不信,这三个儿子的家没有你住的地儿,实在不行,三个儿子轮班伺候您。”

那天村支书给这三个儿子和儿媳妇专门开了赡养老人的会议,要求三儿子轮流照顾老人。

三儿子张喜说:“支书,你看我现在正在装修房子,等我把房子装修好了,婚也结了,俺爸归我也行。这时还没进门的三儿媳用脚踢着老三。示意不同意。

“老大,你家房子大,就让你老爸归你算了!总不能让你爸住大街吧!”

还没等大儿子张福开口,大儿媳阴阳怪气地说:“住我那到行,可我一天也不能围着老爷子转吧!我有我的“事业”,我有我的生活。”

“什么狗屁事业,一天就知道耍钱。真是钱烧的。”村支书在心里骂着。

“张福,你倒是说句话,别在那像个闷葫芦似一句话没有。”大儿媳兰芝在催。

张福别看在生意场上是个猛将,在处理家庭内务上却像个“孬种。”他现在也是进退两难。让老爸来行,可一天忙得都见不着影,老爸来了谁管。兰芝这个大儿媳就是个空壳。结婚这么多年很少回老家探望。心里也没有公公和婆婆。这回婆婆不在了,回去看看张老汉简直比登天还难。再说老爸来我这里,兰芝没有好脸,老爸天天受气,还不如不来。“真是个窝囊废。”支书在心里又在骂着。

“老二,你怎么样?”该轮到你了,表表态吧。”老二在家更是怕媳妇那种。

“到我家行,可我那口子也太干净了,回到家没处藏没处躲的。老爸来了可咋办。二儿媳桂花没有听支书在说话,在那漫不经心磕着瓜子。显得不高兴。

“实在不行,让老爸到老年公寓吧。”桂花说。

“桂花,你还有良心吗?三个儿子谁也不管吗?看你老爸多可怜,连一儿子都不疼。你爸算是白养你们了!"

张老汉的三个儿子,现在都是这个态度。推来推去的,谁也不愿意赡养张老汉。这可急坏了村支书。

其实,张老汉心里有数,知道就是这个结果。所以,张老汉也没对这三个儿子抱多大希望。自己一个人默默地来到老伴坟前和去世的老伴说起了悄悄话。

“老伴啊,你说你咋这么狠心呢,抛下我一个人。自己享清福去了!你的三个儿子咱们算是白养了。没有一个有孝心的。我想好了,去找你和你作伴。”

这时只见张老汉从兜里掏出一大把安眠药一古脑下就肚了!静静地躺在老伴坟前,等待那个时刻的来临。不知怎么了,村支书在家觉得这心闹的上,想起了张老汉。今天怎么也没在老树底下看到张老汉抽旱烟呀,他能去哪呢?村支书突然想到张老汉要去的地方。便急匆匆去张老汉老伴的墓地。来都墓地村支书一眼就看到张老汉静静地躺在那,一动不动。村支书轻轻地抚摸着张老汉的唇边感觉到还有救。说时迟,那时快,他一下子背起张老汉就往县医院飞跑。

医院里医生护士都为张老汉的轻生而痛心。

“现在的儿女怎么都这么自私。”经过一番抢救,张老汉终于醒过来了,眼角的泪还未干。

三个儿子得知老爸的事儿了。火速来到医院张老汉的病床前,齐刷刷地给张老汉跪下,祈求张老汉的原谅。

“老爸,我们错了。您老愿意去谁家都行。三个儿子终于良心发现。只见哥仨“啪啪”使劲往自己脸上抽。

村支书说:“行了,心动不如行动。快起来吧,你们先轮流在医院照顾老人。等痊愈后,再考虑去谁家的事儿。”

老大张福说:“我今天在这儿护理。你们先回吧!”

张福坐在父亲的病床边,握着他那粗壮长满老茧的大手,眼泪情不自禁流了下来了。

“爸,您咋这样想不开啊,您老这样做,不是让我们折寿吗!”

“我死了,你们不是都解脱了吗?”

“老爸,我想好了,把城里的房子买了,回来给您盖一栋二层小洋楼,你住楼下,我住楼上,前后院再给您种些花草树木,您不是喜欢侍弄菜吗,您老可以大显身手。还有我和兰芝没有给您生个孙子,这心里怪过意不去的。现在想生年龄也大了。我和兰芝商量好了,如果您老同意的话,我们到孤儿院收养一个小男孩给您当孙子行不?”

不知什么时候,兰芝也来到了医院探望张老汉,还买了一大堆营养品。这件事儿,让兰芝也觉得自己做得不好,没有尽到儿媳的责任和义务。如果早点儿把张老汉接到城里,也不会发生今天的悲剧。

“爸,我兰芝过去有哪些做得不好,还请爸多多包涵。反正我也没有孩子,以后照顾爸的事儿,就交给我了,爸就是我们大家的老小孩。”

一句话,逗的张老汉笑了。

“你们有这份孝心就行了。去城里我呆不惯,我离不开老家的山山水水,也离不开你们的妈。

大儿子没有失言,回到老家盖了一栋小洋楼。三儿子也如期举办了婚礼,小日子过得也很温馨。二儿子一家也经常抽出时间看望张老汉。张老汉也着实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天伦之乐。

清晨,阳光柔和地照在张老汉这个新家。树上的小鸟叽叽喳喳叫着,院里的各种小菜让张老汉侍弄得红红火火。

今天是张老汉最开心的日子,因为他要和张福去孤儿院领养一个男孩。这样做既为孤儿院解决了一个孩子的无家可归,也为张老汉晚年没有报上孙子填补了遗憾。其实也是做一件善事。张福心里还有一个想法,他要把村里的孤寡老人都集中到他家,反正地方也够用,办一个家庭养老院,一是让张老汉不再孤独寂寞,再就是来补救自己曾经的过错。

人都有老的时候,作为儿女对父母的不孝,天理难容。当他把自己的想法说给张老汉时,张老汉自豪地拍着张福的肩膀说“这才是我的儿子。”

“爷爷,你快过来看,黄瓜都开花了。”一个聪明漂亮的小男孩在对张老汉说。

“是啊,花开了,才能结黄瓜呢.......”

“老哥,现在的日子过的咋样啊?”村支书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张老汉的家看望张老汉,手里还拿着一个牌匾。这不听说你大儿子张福要办家庭养老院吗,村里特意为你家做的《孝心家庭》。

"这张福有种,总算做了件积善成德的事儿。还是生意人脑瓜子就是活。也算帮着村里解决了后顾之忧。"

“儿子这样做也是应该的。”

“村支书,我张老汉活到这份上,也算是知足了,三个儿子都很孝顺。我也有了孙子了。”

张老汉的脸上泛起幸福的光晕......

治疗癫痫的好办法有哪些
孩子抽搐是癫痫吗
宜昌市哪个癫痫病医院比较好

友情链接:

众寡势殊网 | 屏幕修理多少钱 | 闻喜农廉网 | 肝腹水伴下肢水肿 | 吉林红叶谷住宿 | 可爱动物图片大全 | 小儿阿莫西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