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屏幕修理多少钱 >> 正文

【荷塘】怪异的爱(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张贤是一家广告公司的文员,工作机械呆板和他的生活一样循规蹈矩。最近楼下展厅举行了一场特别的展览,展品是一具具人的尸体。尸体在一般人的印象里都是了阴森恐怖的,但这次展会的尸体却不同以往。这些尸体都是经过特殊方法处理的,无论皮肤颜色还是丰满度都与活人无异。若不是装在密封的玻璃柜内,若不是浸泡在福尔马林溶液里,所有人都宁愿相信他们是有生命的。其中有一具女尸吸引了张贤的眼球,这具女尸轻轻巧巧地站着,肤色白得耀眼,她低垂着眼睑,两腮绯红,好像为自己的赤身露体害羞了。张贤的心猛烈地跳动起来,他感觉这样无比的残忍,这明明是一个活人嘛!你看她朱唇轻启,似乎马上要吐出幽怨的话来……张贤每次经过都得看上半天,走的时候,脸蛋总是红扑扑的。他突然有个异想天开的想法:我要是能和她在一起,那该多好啊!

某晚,张贤独自加班,整座楼寂静无声,只有办公室里寂寞的日光灯死白死白地照着。他拿着锋利的水果刀,在自己的手腕上比划。只要一用力,血液就会从血管里喷射出来,堵都堵不住。想到早上同事们看见他自杀的惊讶表情,张贤嘴角浮起一丝微笑。他已经划破了皮肤,殷红的血渗了出来。突然,外面传来女生恐怖胡叫声。他略一迟疑,捂住伤口,跑了出去。

走廊昏暗的灯光下,女人的啜泣声断断续续地传来。他循声走去,在二楼楼梯的拐角处,看见一个女孩独自哭泣。张贤的心此时变得无比的柔软,谁能解释得清楚,男人的爱情里包含着多少怜悯?他问女孩怎么了,女孩说她很害怕。他把女孩领到办公室里,给她倒了一杯水。女孩的脸在她瀑布般黢黑长发的映衬下,显得异常苍白。她说她叫刘欣,是医学院的实习生,被可恶的老师派到这个“死人展览”来帮忙。这里的负责人是陈教授,是个阴险猥琐的虐待狂,他竟然叫她一个女孩子晚上单独看护这些死人。说到这里刘欣艰难地吞下一口水,好似喝毒药一般。

“今晚我照例在展厅巡视,突然……”说到此时,她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她痛苦地说:“突然我发现这些尸体都在看着我,我害怕极了,失声尖叫起来。它们看见我害怕,更兴奋了,竟然开始敲身前的玻璃……”说完她已泣不成声。张贤柔声安抚道:“世界上是没有鬼的,一定是你看错了。要不,我去陪你看一下?”刘欣开始很抵触,不过在张贤的循循劝说下,她还是同意去了。

进入展厅,不同于白天的阴冷气息突然袭来。在昏黄的灯光下,张贤领着刘欣的手一一查看。这些尸体和白天比起来,有种莫名的天差地别。它们虽然还是白天的姿态,但一个个嘴角诡秘的笑容好像昭示着某种密谋。巡查到张贤白日留恋的女尸时,张贤惊骇地差点没喊出声来。他从脚跟到头顶突然感到异常的阴冷,好像一下子掉到了冰窟窿里。他看了看身边的刘欣,颤抖地问:“怎么是空的?”刘欣此时一反常态地镇定,她说:“这具尸体的体形有点走样,陈教授拿去修复一下。”张贤正努力接受这个可信的理由,突然发现刘欣的脸上竟然泛着尸体的色彩,不禁心中又是一阵骇然……

回到办公室,明亮的灯光消除了张贤心头的恐惧。刘欣此时才发现张贤手腕上的伤口,连忙找东西为他包扎。刘欣说,班主任曾对她说过:学医是不能怕尸体的,解剖尸体是一堂必修课,害怕尸体就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医生。她一直在努力,可就是无法打开这个心结。张贤劝她不要着急慢慢来,他端详着刘欣白皙的脸庞,感觉此人此场景是这么的熟悉,好像发生过无数次一样……

刘欣不敢在展厅独自留宿,在张贤的应允下,睡在了休息室里。张贤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刚躺下就做了个奇怪的梦:他梦见展厅的女尸从玻璃柜里爬出来,擦去身上的福尔马林,穿上医生的衣服,蹲在二楼的拐角处哭泣。张贤走过去,发现女尸竟然长着一张干枯的脸……汗湿衣服的张贤看着休息室的门,思想天马行空。他想了一会儿,然后蹑足潜踪地来到休息室的门前。休息室里安静的连呼吸声都听不到,张贤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他轻轻打开休息室的门,像猫一样溜了进去。刘欣陈尸般躺在床上,没有一丝气息。张贤仔细地瞧刘欣胸前有没有起伏,在灰暗的光线下,只得出个似有似无的结论。他鬼使神差地走上前去,伸手去探刘欣的鼻息……突然,刘欣睁开了眼,张贤吓得差点没蹲地上。刘欣睡眼惺忪地说:“你不困吗?我可是困极了!”说完,翻了一下身,继续呼呼大睡。张贤这才发现,刘欣是腹式呼吸。他长出一口气,在荷尔蒙激素的刺激下,吻了一下刘欣的秀发。

次日,展厅的女尸和往常一样,轻轻巧巧地站着,只是嘴角的微笑似乎更明显了一些。只因刘欣晚上害怕的缘故,张贤平生第一次做了护花使者。他不否认,他已经深深喜欢上了这个害怕尸体的女孩,但他不会也不敢对她表白,因为这对他的意义太重大了。刘欣可是个聪慧通透的女孩,她心里什么都明白。某个月明如镜的夜晚,刘欣笑着对张贤说:“来,抱抱我!”张贤迟疑了一下,没要任何动作。刘欣有些生气:“我真是自作多情了,我竟然还相信世上有爱情的存在!”张贤无法表达他此时激动的心情,只是深情地望着心上人。刘欣直面张贤,有些气愤地说:“你到底爱不爱我?不爱,你那晚为何要吻我?难道我是那种可任意让人轻薄的女孩儿吗?”张贤颤抖地拥她入怀,喃喃道:“我怎么会不爱你呢?你可是我今后生命的全部啊……”

【二】

女人的多面性是无法掩盖的,时间一拉扯,它们就会暴露无遗。张贤逐渐发现,刘欣是个猜忌成性异常乖戾的女孩儿。要不是张贤海一样宽广的胸怀,他们的爱情不会长远。就在张贤憧憬着长长久久的未来时,他们的爱情天平产生了激烈的动荡。

这晚,天空像一块黑布般悬在上面。张贤听见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和一个女孩压抑的抽泣声。他连忙打开门,刘欣迎着他走过来。只见刘欣衣冠不整,漆黑的秀发散布在泪迹斑斑的脸上。张贤连忙问她怎么回事,刘欣扑到他怀里委屈地哭了。她说:“陈教授不但是个虐待狂,而且还是个色情狂。他强迫我和他上床,他说,我要是不从,他就给我差评,不让我毕业。我当然不会同意,于是他就霸王硬上弓……”说到这里她激动得再也说不下去了。就是再胆小再怯懦的人,遇到这种事也会成为响当当的硬汉,张贤暴怒地拿起一柄铁锤:“那畜生在哪儿?领我去!”刘欣像有大人撑腰的小孩儿,走在张贤前面。刘欣把张贤领到展厅,张贤的眼角都瞪裂了,想着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往他头顶上砸两锤子再说!

“喏,就是他!他就是陈教授!”张贤一下子惊呆了,不是因为他胆小怕事,而是刘欣指的竟然是玻璃柜里的一具男尸。就在张贤呆愣的片刻,刘欣迅速地拿出一支注射器扎到了张贤的脖子上,并闪电般的把药水推了进去。张贤拔掉脖子上的针管,疑惑道:“刘欣,你这是?”周围的尸体乜斜着眼,瞧着他们。刘欣突然像换了一个人,大吼道:“怎么了?害怕了?你倒是给我出气啊!啊……”她边说边夺过锤头,一锤锤向玻璃柜砸去。玻璃柜在铁锤的重击下,开裂迸溅,里面的福尔马林溶液潮水般奔涌而出,大厅迅速弥漫着刺鼻的气味。男尸似乎被吓晕了,柔若无骨地瘫在地上。周围的尸体露出惊骇的表情,身体后倾妄想逃离。刘欣痛苦地问:“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背叛我?”张贤雾水满头,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说。刘欣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喜欢那具女尸对不对?!不喜欢,为什么你会把大把的时间浪费在她身上?”她竟然会吃一具女尸的醋!张贤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刘欣眼里含泪,艰难地说:“既然你那么喜欢她,你就和她永远在一起吧!我给你打了麻药,等一会儿,我会把你和她放一起!”张贤这才发觉他的脖子已经不能动了,在麻药的强大药力下,他的意识在迅速流失。就在他失去知觉的前一秒,他对刘欣说了那三个字……

两个星期以后,医院的花坛前,刘欣正在观赏一朵初开的花。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向她走来。刘欣略一迟疑,然后把整个身体埋在来人的怀里。在出院的时候,医生嘱咐张贤:“刘欣患有被害妄想症,一定要给她按时吃药,而且要和她经常进行思想交流……”刘欣像做错事的孩子,跟在张贤身后。她拽了拽张贤的衣角,嗫嚅地说:“其实你真的可以不管我的,和我在一起你会很累,而且还很危险!”张贤笑道:“我怎么可以不管你呢?我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一直备受冷落。就在我打算结束自己生命的时候,是你的一声尖叫把我从死神手里拉了回来,是你让我感觉,我还有存在的价值!你说,我怎么能不管你呢?”说着,两人相拥在一起……

至于张贤晕倒后到底发生了什么,还真不好说。张贤不可能知道,而刘欣已经不记得那晚的事了。据精神病院的院长说,那晚他接到了一个女人打来的电话,说某处有一个发病的精神病人。等他们赶到后,就看见两个人晕倒在满是福尔马林溶液的地面上。有一个小细节可以当做参考,就在张贤迷离之际,他隐约看见展厅那具美艳的女尸睁开了眼睛。到底是张贤看花了眼,还是确有其事,那就无从知晓了……

郑州治疗癫痫病那家医院好
突发性癫痫病因是什么
沈阳中医癫痫专家

友情链接:

众寡势殊网 | 屏幕修理多少钱 | 闻喜农廉网 | 肝腹水伴下肢水肿 | 吉林红叶谷住宿 | 可爱动物图片大全 | 小儿阿莫西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