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青岛公交卡充值点 >> 正文

【流年】遗忘(选择征文·短篇小说)

日期:2022-4-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题记

望着眼前的一座孤坟,若男泪雨滂沱,她告诉身旁的思思:“孩子,这就是你的爸爸,一个有情有义的男人。"小思思不解地看着妈妈。良久,若男轻轻地擦去脸上的泪水,抚摸了一下女儿的脸,告诉她一个发生在很久以前的故事!

六十年代的一个冬天,那一夜,寒风刺骨,随着一声婴儿的啼哭,一个体重八斤的女婴来到了这个世界。睁开那一双小眼睛,她不知道这个世界等待她的会是什么?

刚刚经历了生产痛苦的妈妈,怜惜的看着眼前刚出生的女儿,伸手摸了摸那一张细嫩的小脸,妈妈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这时候一直在忙于照顾临产妻子的那个男人,终于有时间停下手看看自己的女儿:“胖乎乎的,真可爱。”这个朴实的汉子,似乎此时,只会用‘真好’这两个字,来表达对女儿的喜欢。

“又是一个臭丫头,有什么好高兴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孩子的奶奶已经站在了这里,扔下一句硬邦邦冷冰冰的话,扭头出了病房。短短的一句话,却像炸弹一样,妈妈的幸福感顷刻间消失于无形。爸爸一手抱起女儿,一手搂着妻子的肩头,他告诉自己的妻子:“女儿是我们的,有我在,有我们疼她爱她,就够了!”妻子抬起头,看着眼前的男人,此时的他,像一座大山,给了她和女儿实实在在的踏实感。妈妈给眼前的女儿起名若男,希望她像个男孩一样给自己以安慰吧。

如山的汉子,也挡不住重男轻女观念下母女的受尽委屈,妈妈的泪水铺垫了女儿成长的路,以至于读高中的时候,每每想起这些,若男都会告诉自己,要努力,一定要给妈妈争口气。所以,学校的操场上从来看不到若男的身影,伏案书桌,一直是学校老师对若男的印象。

一堂英语课下来,她感觉是如此的累,真的该放松一下了。伴随着夕阳西下,她漫步在学校的操场。有些想家了,好久不见妈妈了,想吃爸爸炒的菜,想听妈妈的唠叨了,一切的一切,现在想起来,是如此的温馨。

“若男,怎么真的是你呀?”身后传来的声音是那么的熟悉。回过头来的时候,子键站在她的身后:“哇,我没有看错吧?你怎么会在这里?”若男的话语里充满了惊喜。“学校招工修围墙,我就过来了,已经来了两天了。”子键一边笑,一边回答若男的话。

子键,是若男的邻居,两个人一起长大,一起上完小学,读完初中,只是她考上高中的时候,他因为家庭的不允许而成了一名建筑队上的泥瓦匠。其实不见子键已经很久了,她上学,难得回一次家;他在外打工,更是轻易不会回家一次,所以,这次的遇见,让他们异常兴奋。

才一年多不见,子键更帅了,而若男,更是出落得亭亭玉立。只是因为喜欢读书而过早地戴上了一副眼镜,眼镜配在白皙的脸上使她看上去更加淑女了。难得见到老家的人,俩人似乎有说不完的话。直到上课铃声响了,若男才不情愿地回到了教室,脑子里,一直是子键的影子,高高的个子,阳光帅气的一张脸。

第二天,下课铃刚一响,若男第一个走出了教室,而昨天的那个地方,子键似乎等待很久了。说不清楚为什么,若男的心里竟然有一丝的欣喜,似乎来在这里就是为了见他,而他心有灵犀般的出现在眼前,这,是巧合?还是特意?若男不知道,只是,只要看到他,就好。

就这样,两个人会经常在这里“不期而遇”,快乐的时光总是显得很短暂。这天,子健告诉若男,围墙已经修好了,而他也该离开学校了。若男的心里,竟然充满了不舍,只是,不好说什么,因为她找不到留他的理由。一声珍重,一声再见,是如此的不情愿。而就在若男转身预备去教室的时候,子键忽然拉住了若男的手:“男,我想告诉你一句话,我爱你!”若男的脸,忽然红了,羞涩的一笑,她跑回了教室。

一个星期以后,她收到了一封来自老家寄来的信,打开来,才知道是子键写来的:“男,这几天,我没有心思做什么,满脑子都是你的声音,你的笑容,你的一切的一切。我的感觉告诉我,我是如此爱你。男,知道我们会是两个世界的人,你是如此优秀,而我注定给不了你太多,而我爱你,爱了,我就要告诉你,表白我的爱,不去想结局,无论你是否接受,爱你,是我无悔的选择。爱你的子键。”

看着这封信,短短的,却如此的让人感动。提起笔,若男写了回复:“子键,我的感觉告诉我,我也爱你。只是,我有未完成的学业,这是一个漫长的时间。按照老家的习俗,像我们这个年龄不念书的孩子,早就该结婚了,所以,我不可能会自私的让你等我好几年,所以,很感谢很感动你的爱,耽误你,我于心不忍,你是个优秀的男孩,不要等我了,找个合适的女孩子结婚吧。”写完了,心里却莫名的失落。

“若男,学校门口有人找你。”班长梓欣气喘吁吁地跑进教室,似乎只是为了尽快转达若男这个消息,会是谁呢?若男也不知道,来校两年多,没有谁来看过她,爸爸在外打工,妈妈照顾年幼的妹妹,抽不出时间来看她,那么会是谁呢?

远远地,她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学校门口,竟然是子键。满了汗水的脸上写着急切的心情。没容若男开口,子键一把拉住眼前的若男,他告诉她,只要你愿意,时间真的不是问题,他愿意等,无论多少年,无论时间有多久,他都愿意。既然如此,她还能说什么呢?她告诉他,只要你愿意,等我学业有成,我就是你的新娘。

从那天起,她有了一个幸福的梦想:圆满的学业,帅气的新郎,而她,是最美的新娘。

以后的时间里,他们会在她放假的时候,携手家乡的林荫小路,漫步在小村边的小河旁。每当这时候,他会对她说“幸福,不仅仅是洞房花烛时,而走向小家庭的这个过程,一样是幸福的旅程,爱你,是我最骄傲的选择。”而她,则依偎在他的怀里,世界,在这时候,都会因为爱而陶醉。

快乐的时光,总是如此匆匆。高中三年,很快就结束了。河北师范大学录取通知书拿在她手中的时候,抱着妈妈,她泣不成声,而妈妈,泪流满面,这是幸福的泪水,录取通知书在向奶奶宣告,她做到了,从此不要再小瞧这个‘臭丫头’。

为了庆贺,子键约她,在她最喜欢的那个小饭店里点了她最喜欢吃的菜。第一次,她喝酒了。举杯同庆,他们美好的未来!走出小饭店的时候,晶莹的月儿已经挂在天空。

今夜,风轻云淡;今夜,月光如水;今夜,她满面如霞,靠在他怀里的那一刻,时间似乎静止,风花雪月,是世间最浪漫的事。

良宵醉短!分别的时候,他告诉若男,“为了庆祝,为了留有纪念,我想给你买份礼物,明天,你在家里等我。”幸福的理由,似乎不该拒绝,于是,她点点头:“我等你!”

一直过了第二天的中午,还是看不到子键的身影,她有些埋怨着,这个子键,让人等到什么时候?刚起身倒了杯水,电话铃声忽然响起,是子键家的。“臭子键,你讨厌,不知道我在等......”那边传来的抽泣声打断了若男的话,听声音是子健姐姐的。“二姐?这是怎么了呢?”“若男,你快去医院,子键出事了,在东关医院抢救室,我是回来拿些东西。”摔下电话,她没有梳洗,没有换衣服,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医院。

等待她的,是已经白布蒙头的子键。跌跌撞撞,她跪爬到了床边,扯下子键身上的白布,那一瞬间,她没有流泪,没有思想,只是天地在旋转,她,什么都不知道了!

醒来的时候,送人出殡的唢呐在此时听起来,是如此的无情。她翻身起来,来到灵柩旁边,那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震碎了在场的每一个人的心。妈妈拉起她,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妈妈告诉她:“孩子,勇敢一点,再勇敢一点,接受这一切,你还有我们。”“不,我要他起来,我要他履行自己的诺言,他说爱我一辈子,陪我一辈子,我要他告诉我,一辈子的时间有多久?有多久?”若男,哭得泣不成声,她听不进任何人的每一句话,终于,再次的,她什么都不知道了!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她高烧不退,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只是,除了昏迷,就是哭,昏昏沉沉的时候,她的嘴里只是喊着子健的名字,别的,什么都不说。一个月后,她呕吐,在什么都不吃的情况下居然呕吐不止,妈妈吓坏了,赶紧请来了这里最好的医生。“你的女儿怀孕了,现在这是妊娠反应。”炸雷一样的消息,妈妈目瞪口呆,吃惊地看着眼前的女儿。而一直昏昏沉沉的若男,却忽然拉住了医生的手:“您说什么?您说的是真的吗?”“是的!这是我们检验的结果!”医生很确定的告诉她。

此时的若男,似乎清醒了许多。“男,打掉这个孩子,必须的!”妈妈的话,不留余地。“不,妈妈,这是我和他的孩子,我必须要把这个孩子留下来,这是我和他的孩子。”一甩手,妈妈给了若男一记响亮的耳光:“孩子,你记住,我要打清醒你!只要我在,我就不会允许你留下这个孩子!我现在就去找医生,打掉这个孩子!”“不,妈妈。”若男跪在妈妈面前,拉住了妈妈的衣角:“妈妈,我求求你,让我留下这个孩子,我爱子键,至死无悔,这是他的孩子,是我们俩的孩子,我已经没有了子键,不要让我再失去孩子,妈妈,妈,我求您了,妈妈!”看着眼前的若男,妈妈无力地坐在了地上,泣不成声!

九个月后,一个月光如水的晚上,一个女婴来到了这个世界,妈妈给她起名:孟思君。

看看眼前的女儿,若男遥望月空“子健,你看到了吗?这就是我们的女儿,我给她起名思君,子键,你可知道,我想你!你来看看好吗?看看我,看看我们的女儿,她是这么的可爱,你看到了吗子键?”

从小到大,思思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以至于她看到别的孩子拉着爸爸的手去玩的时候,她会跑去问妈妈自己的爸爸在哪里?为什么她从来没有见过爸爸?为什么爸爸从来不来看她?而若男,会在这个时候泪流满面,她告诉思思,她也想爸爸,只是爸爸去了很远的地方,要很久才会回来。每次问到自己的爸爸,妈妈都会哭,也都是这样告诉她。虽然很不理解,可是为了不想让妈妈哭,思思再也没有问起过关于爸爸的问题。

而若男,会在每一个月光如水的夜里想他,想起他们的一点一滴,点点滴滴汇集起来,都是最美最痛的回忆。她不知道,关于子键的一切,她是该记得还是该遗忘?如果遗忘,那么,她又拿什么来安慰自己?毕竟,是那么多曾经的美好给了她忠贞的动力,以至于她宁愿不顾一切的留下了他们爱的结晶。如果说要记得,那么她该怎样来给孩子说关于孩子的身世?

所有的一切,是该记得?还是该遗忘?又该记得一些什么?遗忘一些什么呢?也许,记住该记住的,遗忘该遗忘的,就是最美的结局!

广西羊癫疯医院哪家好呢
患有癫痫病应该如何预防
北京治癫痫的医院那家好

友情链接:

众寡势殊网 | 屏幕修理多少钱 | 闻喜农廉网 | 肝腹水伴下肢水肿 | 吉林红叶谷住宿 | 可爱动物图片大全 | 小儿阿莫西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