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淘宝网购步骤 >> 正文

【流年】玻璃心(同题征文·小说)_3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刘晓芸站在宾馆前,把自己置于树下,以此躲避夏日中午毒辣辣的日头。她一边焦急地左顾右盼,一边不停地揉抚着有些胀痛的小腹。说起来,她小腹胀痛有些日子了。丈夫陈东刚已催促过几次要带她看看,但她牵挂着地里的活,一直拖着。如今,又赶上儿子订婚的大事,这事儿只好一拖再拖。儿子陈风和丈夫陈东刚都站在她前方不远处,一边忍受着太阳炙烤,一边伸着脖子向着客人来的方向张望,不时抬手抹一下额上的汗。

陈风和他的女朋友若水是高中同学,后来又在同一城市的两所大学读书,同学加老乡,使两颗年轻的心越走越近,终于在即将离开校园的那一刻,两人决定牵手一生。陈风曾经让她看过那个女孩儿的照片,文静、端庄又漂亮,她很满意。而且,女孩儿家条件很好,父亲是职业院校的老师,母亲是市人民医院的副院长。这么好的条件,能看上她家陈风,晓芸很开心,所以当儿子告诉她他要订婚时,她非常爽快地答应了,她还生怕女方会变卦呢。

若水父母非常通情达理,主动免除了一切繁文缛节,说,现在凡事讲究效率,咱们就喜事新办,干脆把你爸妈叫上,还有两家的亲戚,大家一起认识认识、乐呵乐呵,这事儿就算妥了。陈风高兴得差点跳了起来。

时间就定在今天中午。一大早,陈风就租了辆车,把他们老两口和亲戚们接到了这家宾馆。他女朋友的家就在城里,说好了不用接。现在已经接近11点半,按说该来了。

“陈风!”若水自一辆缓缓驶近的黑色别克车里探出头,灿烂地笑着,扬手高声招呼到。几辆车鱼贯而入,稳稳地停在他们面前,陈风迅速地上前打开车门。若水和亲戚们陆续下了车。

陈风率先给自己的父母介绍:“这是韩伯伯,这是伯母。伯母,这是我妈……”

“你?怎么是你?!”刘晓芸表情突变,她直愣愣地盯着眼前这个人,笑容僵在了脸上,继而,浑身开始颤抖起来,目光也变得恼怒而凌厉。

“你是晓芸吧?真想不到……”若水妈妈脸上的表情也急剧变化,但是她很快镇静下来,微笑着向刘晓芸伸出手去,“今天是孩子们大喜的日子,咱们应该高兴才对,是吧,亲家?我们先进去吧。”

“不,不,这门亲事我不同意,小风,今天的筵席取消!”

“为什么?!妈,你这是干什么,不是成心要出我的丑嘛!妈,妈!”

刘晓芸脸色蜡黄,缓缓地倒了下去。

(二)

陈风和父亲陈东刚坐在医院走廊的排椅上,不时望望急诊室的门。

“爸,我妈怎么了,她为什么又不同意了?她跟刘姨是怎么回事?”

陈东刚默默地摇了摇头,直到现在,他依然一头雾水,并不比陈风多知道丝毫。

“刘晓芸家属。”急诊室的门开了,一位年轻的医生在门口喊道。

陈风父子赶紧跑过去,医生说道:“病人刚才是血压升高,现在已经降下来了,不过,她身体状况很不好,需要做系统的检查,你们去办一下住院手续吧。”

院长办公室里,若水的妈妈刘晓芳,不安地来回踱着步,两眉之间锁着深深的沟痕。27年了,终于到了该面对的时候了。

“院长,刚才你带来的那个急诊病人非闹着要出院,你快去看看吧。”

刘晓芳急匆匆地关上门,跟着来人向急诊室走去,她在心里不停地默念着:“晓芸,对不起,你一定要留下,给我个机会,让我赎罪。”

轻轻推开急诊室的门,刘晓芸正在里面大闹,陈风和爸爸两个人怎么劝阻都无济于事。刘晓芳对其他人说:“你们都出去吧,我跟她谈谈。”

“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你给我出去!”

“晓芸,我知道你恨我,我也恨我自己,这些年我一直生活在自责里,你给我个机会,让我赎罪好吗?”

“凭什么?!你想要什么我都得给你?27年前,你拿走了我的前程,27年后,你想赎罪了,又要我成全你?办不到!我不给你机会,我也不给你女儿机会,她休想进我陈家的门!”

“晓芸,你别激动,孩子的事儿咱先放放,咱俩的事儿也可以以后再说,但是,你坚决不能出院。我知道你不愿看见我,我以后不出现就是了。你一定要听医生的。”

“我不走,在这里让你看我的笑话?天底下这么多医院,离开你就治不了啦?我就不住你的医院,我就不给你这个机会!”

“晓芸,治病的事儿可千万不能赌气,你可以不给我机会,但你得替陈风和老陈考虑考虑吧。陈风已经跟市里的单位签了约,很快就要去上班了,你在这儿他照顾着方便些,你去别的医院,叫他怎么办?你不希望他还没上班就被领导骂吧?还有老陈……”

刘晓芸最终留了下来。

(三)

时间推回到27年前。1987年春天。

县一中高三二班的教室里,学生们正在自习。刘晓芸回头对坐在她后面的刘晓芳说:“晓芳,我们真幸运,都预选上了,你看,咱班的同学有一半儿没回来呢。”

“就是。我这次可真够悬的,就比分数线多一分。哎,你打算报哪所大学?要不咱俩都报医学院吧,我爸说他在医学院有熟人,只要达到录取分数线,就能直接提档。”

“好啊。我喜欢当医生,你看他们白大褂一穿,多神气!到时候咱俩又可以在一所学校读书了,想想都美!”

“嗯,那咱俩一言为定!”“一言为定!”

高考备战的日子过得飞快,转眼到了黑色七月。高考在即,家长们都来给孩子们呐喊助威、调理生活。刘晓芸家在农村,离县城比较远,懂事的晓芸不让父亲在这儿守着,说她自己能行。父亲也实在不放心家里,给她留下钱,嘱咐了几句,恋恋不舍地回去了。

晓芳看在眼里,心疼自己的好姐妹,就把晓芸叫到了自己家。

晓芳的父亲是一家制药厂的厂长,母亲是家庭主妇。两口子也很喜欢刘晓芸,待她就像自己的女儿一样,给晓芳买什么,肯定也会给晓芸一份儿。晓芸非常感动。

很快就到了公布成绩的那一天,晓芸和晓芳在密密麻麻长长的名单里,终于寻见了自己的名字,她们都过了录取分数线!只不过晓芸比晓芳高出十多分。

接下来的日子里,晓芸无数次地幻想自己的大学生活。她想象自己穿着漂亮的衣裙,穿梭在校园里的样子,抬眼所见都是跟她一样的天之骄子;想象自己或许可以邂逅一份美好的爱情,跟自己的白马王子朝朝暮暮,甜蜜浪漫;她甚至想到自己身穿白色隔离衣,走在医院里的神气样子,她肯定会是个好医生的,她相信自己。更多时候会想起,当村民们听到这一消息时,那赞叹羡慕的神情,要知道,在她之前,他们村还从没有考出过大学生,她会是他们村飞出的第一只金凤凰;她想到,她的父母从此会扬眉吐气,她会成为全家人乃至全村人的骄傲,全家人的命运会因她而改变……

在甜蜜又痛苦的等待中,时间一天天过去,眼见着四里八乡的同学们陆续接到喜报,她家门前却迟迟没有动静,晓芸坐不住了:不会中间出了什么岔子吧?还是志愿没报好?可是她记得明明写上“服从调剂”了呀!

晓芸去问班主任,班主任说这种情况他也爱莫能助,她又跑去县招生办,招生办的人告诉她,虽然她过了录取分数线,但是否能被录取,还要看她报考学校的分数线和投档率,他们也没办法。茫然失措的晓芸不知该去找谁,情急之下想起了晓芳当初的话,晓芳说过只要过了分数线,她爸爸就能让校方直接提档的。现在只有这一线生机了。

晓芳家却大门紧锁。问过邻居,才知道他们一家出远门了,什么时候回来不清楚。晓芸最后的一丝希望也破灭了。

寒来暑往几度秋,晓芸已经回乡务农三年了。曾经的高中生晓芸,现在是一名地地道道的农村姑娘了。她的哥哥身体残疾,下面还有一个弟弟正在读书,她回家正好解决劳动力缺少的大问题。她跟大多数村民一样,早出晚归,面朝黄土背朝天,日复一日,周而复始。她的皮肤变得黝黑,腰身变得粗壮,说话也变得粗声大嗓。曾经的向往早已化作飞烟。

这年夏末的一天,她替母亲去参加一个远房亲戚的结婚喜宴,因为是小辈,她被安排在新媳妇娘家人的酒桌上负责沏茶倒水。她跟她们互不认识,但是作为陪客,她殷勤地不停劝酒、劝菜。

酒桌上热闹异常,大家东家长、西家短,气氛活跃,唾沫横飞。

“我听说你儿子今年考得不错哦,被司法学校录取了。”一个看上去很精干的女人夹了一口菜递进嘴里,含混着对她旁边的中年妇女说。

“凑合吧。现在这大学越来越不好考喽,竞争激烈呀,别说还有走后门儿的啦。我儿子成绩一下来,我就让他爸跟熟人打好招呼了,千万可别让人给顶了!”

“还有这事儿?”“谁能这么大胆子?”人们的吸引力一下子被吸引过来,七嘴八舌地插嘴道。

“当然有啦!你们没听说过?几年前,咱县里那个药厂厂长的闺女就是顶别人名去的。被顶替的那个女孩儿……哦,好像叫什么,刘晓芸吧。”

“你咋知道?”“那人能不告他?”

“嗨,这种事儿怎么能让别人知道呢。这是我家那口子听熟人说的,还一个劲儿地嘱咐,让他保密呢。”

“……”

晓芸的心仿佛受到剧烈撞击的玻璃,应声而碎,满地狼藉,她的脸上冒出细密的汗珠,表情痛苦。她不知道自己该怎样继续演好自己的角色,找了个借口落荒而逃。

她居然被别人冒名顶替了!而那个顶替她的不是别人,竟是她视同亲姐妹的刘晓芳!

(四)

陈风父子坐在晓芳对面,表情凄苦,脸上的泪痕清晰可见。三个人都沉默着,屋子里一片死寂。晓芳的桌子上是晓芸的检查报告,上面赫然写着:宫颈癌!

短暂的痛苦之后,他们一致决定,暂时瞒着晓芸,选择适当时机再慢慢透露给她,让她有一个适应过程,毕竟后面还有放化疗等一系列治疗,没有病人的配合是不行的。

陈风刚到新单位,正需要适应,妈妈这边又离不开人,忙得焦头烂额。若水正好在家闲着没事,主动提出替他去医院照顾妈妈,陈风觉得这个主意不错,正好可以借此机会,让妈妈对若水有所了解。他想,人心都是肉长的,妈妈看到若水的好,肯定会同意的。

若水买了一兜水果,和陈风挽着手走进刘晓芸的房间。晓芸正在休息,见他们进来,立时变了脸,对着陈风说:“我说过的话你没听见,还是想气死我?今天我再说一遍,你俩的事儿我不同意!坚决不同意!”

“阿姨,这里面可能有什么误会,你千万别着急,我就是想来照顾你两天……”若水迟疑着,低声道。

“误会?回去问问你妈,是什么误会!现在来猫哭耗子假慈悲了,早干嘛去了?我不稀罕你的照顾,你以后也别再来找小风了,我不会同意的。小风,送她出去!”

若水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被陈风及时制止了。陈风扯着她来到外面的走廊里,示意她先回去,母亲这边有他呢,并告诉她,这段时间先少见面。若水心烦意乱,根本不听陈风的解释,扭身出了医院。

若水没理由不痛苦,她和陈风本是恩爱情侣,已经商量好了到年底结婚的,现在却悲喜大逆转,前途难料了!

刘晓芳看着茶饭不思的女儿,非常心痛。她知道,这一切的起因都是她,可是,她却束手无策。她很想走到晓芸的身边,真心请她原谅,哪怕给她下跪都行,可又担心晓芸的身体,受不了这样的刺激。毕竟她曾那么深地伤害过她。

当年,她在度日如年中等来了梦寐以求的通知书,那份狂喜,至今想起来依然会心跳加速。她颤抖着双手打开,通知书上写着的却是刘晓芸的名字!她记得,当时的自己还很开心地笑了一下,对父母说,肯定是学校弄错了,都怪她们俩的名字太像了。她拿起信就要给晓芸送去,父亲上前阻止了她。

父亲告诉她,她的成绩虽然过了高考分数线,却没有过医学院的录取分数线,所以,他只好找人瞒天过海,让她变成了“刘晓芸”。

晓芳震惊了,她不能接受这样的现实,更不能接受她顶替的是自己最要好的朋友!她赌咒发誓不去上学,她可以去复读,也可以去找工作,她不能做这样昧良心的事情。父亲的一番话让她陷入了沉默。

父亲说,你已经复习了两年,有什么起色吗?可是岁月不等人啊,我明年就要退居二线了,到时候谁还会买你的账?我只能这样做,才能给你一个好的前程。晓芸回家还能种地,你回家能干什么?你从小心脏不好,不能干重体力活,再没有一技之长,还怎么在这个社会立足?关键时候,我只能牺牲别人的孩子,成全自己的女儿。

晓芳听从了父亲的安排,压下了那封改变两个人命运的通知书,并在那个暑假,举家迁到内蒙的姑姑家“避暑”。

大三暑假,就在她将要返校的前几天,晓芸满面怒容地闯进他们家,她一时花容失色。自从高中毕业以后,自知理亏的她主动掐断了跟晓芸的一切联系,甚至跟同学们也很少互动。她知道,她的行为跟强盗没什么区别!

“刘晓芳,算我瞎了眼,把你当成好姐妹!你良心都让狗吃了!”

“晓芸!这孩子,怎么说话哪,快进来,有话好好说。”晓芳的妈妈闻声从屋里走出来,堆着笑脸上前拉住了晓芸的手。

成年癫痫病早期症状
引起儿童癫痫病的病因
治疗癫痫病的误区有哪些呢

友情链接:

众寡势殊网 | 屏幕修理多少钱 | 闻喜农廉网 | 肝腹水伴下肢水肿 | 吉林红叶谷住宿 | 可爱动物图片大全 | 小儿阿莫西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