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网评员队伍建设 >> 正文

【江南小说】雁南飞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我们若只是初见,也许这痛就不会那么深了。如今已到了分手的时候,那么是不是该说声再见了。各自保重好吗?

子落的心现在犹如被挖空了一般,他知道‘分手’这两个字的分量,可是他为什么会说的那么决绝,思雁的痛苦分明在那脸上,他又为何这么狠心,可是这是他唯一的选择不是吗?爱她就该放手,让她永久地幸福,他不能给予的希望别人可以给她,至少也不枉他那么艰难地放手。

“徐子落,今日你放开我,希望日后你不会后悔。我那么爱你,可是你对这爱却看得如此清淡,今日你在我心上划上那么深的一刀,这辈子我都不会忘记!”思雁一边哭一边对着面前的徐子落说出这么一段斩钉截铁的话后转身离去。

看着离去的思雁,徐子落一下子仰靠在咖啡馆的沙发上,痛苦得闭上眼睛。那萨克斯的音乐传入耳中,在他脑海中形成一段段美好的回忆画面。

他们认识于公司的聚会,那时他看见思雁,就犹如遇见前世的缘。那么肯定,那么坚信。

“你好,我叫徐子落。”

“你好,柳思雁。”

简单的介绍后,柳思雁忙着去招待其他的客户。她落落大方,一颦一笑都落入徐子落眼里,他的视线是再也离不开她的范围。

忙完一切后,思雁才有些疲累地坐到子落身边。

“你一直在观察我吗?子落。”她的这个称呼让他心里犹如灌了蜜一般。

“呵,我发现你狠能干!又美丽大方,是我喜欢的女子。”他说的干净利落,什么都不保留。

“原来你也是这么追女子的,这些话你不觉得有些过于肤浅了吗?”

“如果你觉得这些是虚言,那就当我是酒后失言,但是你觉得我和那些纨绔子弟是一类的,那么我请你道歉。”

“呵呵呵,没想到你还挺有趣的,好吧,我道歉,子落。我就交你这个朋友了!”

那日他们喝了很多酒,但是并没有像那些都市男女发生不该发生的关系。那时候徐子落觉得柳思雁是一个多么传统的女子,在她的骨子里却又留着不肯认输的血液,这是他最为着迷的地方。

他和柳思雁在两个部门,所以很少见面,可是自从那次公司聚会后他们两个就热络了。午间的时候两人还会一起喝咖啡。偶尔也相约去酒吧或是去唱K,可是自始至终柳思雁都保持着朋友的距离。而徐子落却也毫不保留自己的感情。两人一进一退,一攻一防,打起了爱情战争。

相处了一段时间后,徐子落终于忍不住问柳思雁:“思雁,你一直以来都明白我的想法。我喜欢你,不,是爱你!可是你一直将我的爱拒之门外,你若对我无意,请对我直说,不要让我苦苦猜寻你的思绪好吗?我知道爱情不能勉强,我一直努力,可是如果你不能接受,那么我会放手。”

“子落,并非襄王有梦,神女无情,只是你不了解我。你不知道我对于爱情的看法,你不知道爱对于我是怎样的意义。一旦我接受爱情,那么我便是全身心的投入和付出,也正是如此,我才害怕。也许我也那么肤浅,我需要男人真心爱我,给我一个天崩地裂的海誓山盟,让我可以安心的依靠他一辈子,这些对于你我不是太遥远了吗?”

“你认为我给不了你未来吗?你以为我只是拿爱情当游戏吗?我知道我们相处的时间还不长,可是爱情也需要眼缘,有时候那一眼的邂逅就是永恒不变。我知道现在即使海誓山盟,你也会觉得虚伪,不过既然你将心里话说出来,那么我愿意继续努力,继续等待。”

“子落,你喜欢我哪一点?”

“全部!爱情没有理由可言,若可以理智地说清楚,那就不是爱情了。”

“你说的对,曾经我也是有过一段爱情的,我也以为自己遇上了,爱对了,所以毫不保留的付出,可是结果我却在第三者的嘲笑中退出这场爱情的战场,终究受伤了,所以不敢再轻言爱,因为对于爱,我知道不是我能承受之重。”

“思雁,莫说人生无奈,很多事都是在不断得地考验中才能得到自己的答案。受过伤才能明白爱情的珍贵。只要都是信仰爱情的人,终究会得到幸福。我相信我们也是!”

“走过的路不能忘掉,爱过的人现在何处……”手机的声音将他的思绪拉回现实,他拿起手机。

“徐子落,你个混蛋!当初你是怎么信誓旦旦地将思雁带入爱情的梦里的,如今她全身心投入了,你却又将她无情地踢出这个世界。你还是人嘛?!”电话里思雁的死党刘梦蕾为朋友咆哮着。

“代我好好照顾她!”说完这句就挂断了电话。被骂了几句后心里就舒服多了,呵,他是怎么了?

现在他还能做什么呢?喝掉那已经冷掉的咖啡,那苦便硬生生滑落心底。站起身走出咖啡馆。已是入秋的天气,空气中微微透着凉,他将手插进裤袋,拿出烟,点上一根,用力吸了一口,然后吐出满满的无奈和苦楚。

工作还是继续着,徐子落却再没看到柳思雁,因为她辞职了。她辞职了?!这说明她被伤的很重,真的很重。徐子落控制着自己,既然放手了,就不要再纠缠了。

这几天医院一直打他电话,可是他都不接,他不想接,接了只会更绝望。生命的美在于它能开出短暂的绚丽,他已经得到了柳思雁的爱,那么也便足够了。

思念的日子有时候比身体的痛楚更严重,会让人生不如死。徐子落每天用酒精麻醉自己,只有酒精才可以麻痹那思念的神经,以至于自己不会那么痛苦。

早上醒来的时候,打开手机,发现全是短消息,是柳思雁发来的。急忙打开。

‘子落,我以为我是那么勇敢,可是我才发现将自己的爱付出后有那么多思念的副作用。我好想你。’

‘子落,你知道吗,我们在一起那么久了,虽然你都没有给我一个名分,可是我却把自己当成是你的妻子了。我曾经说过爱对于我很重要,一旦陷入,我将毫不保留。可是我不知道我即使这样做,还是让你甩了我。’

‘子落,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也不知道我们的爱情出现了什么问题。哭了几晚,也被梦蕾骂了好几遍,她让我忘记你,可是我真的做不到,你对我的好对我的爱都将你的无情抵掉了。现在我明白了,所以我选择离开。如果你又有了新的爱情,我便祝福你。再见了,以后我再也不烦你,你要保重自己。’

那一条条肺腑之言让徐子落的心又开始抽痛,眼泪忍不住流落下来。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这样也好,让她恨吧。至少长痛不如短痛啊。将手机上这个熟悉的电话号码翻出来,然后摁下删除键。再见了。

刚要去洗漱,手机又开始响起,又是医院的。徐子落烦躁的接起后就开口骂道:“你们是救命的,不是催命的,每天都打,是怕我死的不够快吗?!以后别打了,不然小心我不客气了。”

“徐先生,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我们只是想通知你一下,上次检查的时候你和一个先生互相拿错化验单了。”

“你说什么?!拿错了?!”

“是啊,不好意思啊!所以请你到医院来一下,我们再免费帮您查一下。”

“查个屁啊,你们知不知道因为你们的疏忽,我失去比我生命更重要的东西!”用力将电话摔在地上,冷静一下后穿着短袖就朝门外跑去。他要去找思雁!希望一切还来得及。

他找到刘梦蕾,她爱理不理,可是他无所谓,现在他只想知道思雁的行踪。

“徐子落,你把思雁当什么了?想要的时候就要,想丢的时候就丢。既然当时你不要她,现在又找她做什么?别说我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会告诉你。”

“梦蕾,我知道你现在对我成见很大,可是我现在没有时间跟你解释,你快告诉我思雁去哪里了?!”别再考验他了。

“她只对我说走了,去哪里她没有告诉我。我想这次她真的被你伤的很深,所以才决定离开这里,还断绝了一切可以联系她的方式。”

“你骗我!”

“我骗你干嘛?!你要知道爱情这东西若是丢了,就是找回来也没用了。反正我是真的不知道思雁去哪里了,你也不用来找我了。要是真心爱她,就自己去找呗。”

徐子落不死心地打遍所有认识思雁的人,又去了她经常出入的地方。柳思雁是真的离开了,很彻底地离开了。徐子落也丢了魂般每天没命的工作,业绩是节节高升,可是心中的空洞却越来越大,任谁也走进不了他的心,填补不了这空洞。

转眼两年过去了,一次商务聚会上,徐子落落寞地坐在角落里喝闷酒。这两年他已经晋升为公司的CEO了,可是每次心里的痛犹如甩不掉的包袱般缠绕着他,心中那些思念每时每刻在折磨着他。

“徐子落!”突然有人叫他名字,这声音好熟悉。徐子落抬起头,一下子便再也离不开视线了。是她!

“思雁!思雁!你知道吗?我每天都在想你,每天!你去哪里了?!”

“思雁,这就是你说的徐子落?”另一个声音从身边响起。徐子落看向那个声音,是个文质彬彬的男子。

“远华,我给你介绍,这是徐子落。子落,这是我的老公,陆远华。”柳思雁的介绍让徐子落的心一下碎成一地。

“老公?!你结婚了?!”太可笑了,那他这两年的痛苦算什么,为爱情的哀悼吗?!

“是的,远华很爱我,我也很爱他。”

“是吗,那恭喜了!”

“徐先生,思雁经常提起你。哦,你们聊会,我去那边吃点东西。”陆远华绅士地离去。留给两个人单独的空间。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柳思雁一袭紫色晚礼服,显得高贵大方。

“为什么结婚?!为什么不等我?!”他现在倒有些不知所措了。

“等?!你不觉得这话很可笑吗?你甩了我还让我等?!等什么?当初我是放不下,我发了那么多短信息,我以为你也会放不下,可是你一条都没有回。你让我绝望到极点。你还让我等?!徐子落,你不觉得自己很自私吗?”想起那时的痛苦,她还心有余悸,绝望,思念,痛苦全部几乎要将她吞没。那次在车站,她盲目地买了一张票,只希望火车能带她离开,不管去哪里。火车上,她的泪几乎没有停过。陆远华也是在那时出现的。看见柳思雁在哭,什么都不说,只是不停地在她对面传递纸巾,等她哭够了,才露出一个温暖的微笑。你好,陆远华。这让她一点都不觉得自己的失态和尴尬。

陆远华没有问她哭的原因,只是劝她,眼泪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只会让自己更疲惫。一路上他尽量说些轻松的话题。柳思雁的心虽然还痛,可是却舒服了很多。她尽量放下这些不愉快,和陆远华谈人生,聊理想,说八卦,原来这陆远华懂得很多很多,几乎每个话题他都能接的上。而且彬彬有礼。这次是去放松心情,正好遇到无心插柳的柳思雁,于是两个人结伴而行。原来柳思雁买的票是一个古镇,于是两人在那里玩了一个月,柳思雁后来知道陆远华是一个大公司的CEO,于是柳思雁进了他公司,一年之后,陆远华突然向柳思雁求婚。对于爱情绝望的人更渴望婚姻,至少还有一张纸的保障。于是柳思雁答应了,陆远华给了她一个隆重浪漫的婚礼,而且对于她是百般呵护,柳思雁才知道何谓是幸福。

“你现在好吗?”徐子落无力地问了一句。

“很好,很幸福!远华是一个有内涵有风度的男子。也许我说的话伤了你,可是我还是想对你说:谢谢你当初的放手,才让我找到真正属于我的幸福。子落,你也要幸福好吗?”

“呵,只要你幸福,我便幸福了!”

“思雁,方便过来跟我见几个客户吗?”陆远华适时地出现。

“好的,子落,我先失陪了。”

梦蕾说的对,爱情这东西若是丢了,就是找回来也没用了。或许这就是天意吧!

徐子落喝完酒杯里的酒,悄悄离开了那个场所。

又是秋季时节,有人在收饱满的爱情果实,有人在尝秋叶飘零的凄凉。

徐子落站在秋风里,深呼吸了一下后,拿出钥匙打开车门,然后扬长而去。

癫痫疾病的预防知识
女性癫痫病应怎么治疗
发作时尖叫正常吗

友情链接:

众寡势殊网 | 屏幕修理多少钱 | 闻喜农廉网 | 肝腹水伴下肢水肿 | 吉林红叶谷住宿 | 可爱动物图片大全 | 小儿阿莫西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