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无线认证方式 >> 正文

【春秋】找一个人(小说)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寻找一个人,不管隔了多少轮回的路。虽然一路鲜花开遍,不要停下你的脚步。只要依着心的召唤,茫茫人海中你会找到她。记住,圣洁的白燕将指引你的方向。”

九岁那年,冯海洋在村里尘土飞扬的小路上追着卖麻糖的曾老头儿跑。曾老头儿有点驼背,沟壑纵横的脸上永远一团和气,他不是本地人,谁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老头儿停住,递给海洋一块糖。海洋伸手要接时,视线接触到老头儿黑亮深邃如千年古井的眼睛,蓦然僵住。曾老头儿就在这时缓缓说了这段莫名其妙的话。等他反应过来,老头儿已推着他的货架车走远了,迅速融入黄昏的夜色中。那以后,海洋再没见过曾老头儿。

三十二岁时,冯海洋已经是海洋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的董事长。谁都想不到农村出身、没什么背景的海洋居然在这座海滨城市站稳了脚,而他白手起家创建的公司也在波涛汹涌瞬息万变的市场中奇迹般地乘风破浪,日益壮大。豪宅、名车、财富、事业、地位,冥冥中似乎有上苍神秘的手,将暂时予以剥夺的、本该属于他的东西,又一样一样地还给了他。商场得意,奈何情场失意。经历过几段蜻蜓点水、不了了之的恋情之后,曾老头儿当年的话像魔咒一样在海洋的脑海中重播,字字清晰。海洋决定要寻找她。他是那种不到黄河心不甘的人,一旦决定,誓不回头。

夕阳西下,冯海洋驾驶的奥迪A6平缓地行驶在宽阔的街道上,拐过一个弯,驶入一条小巷,车窗前似有一个人影一晃,他急忙踩刹车。下车,看见车后不远处地上躺着一个女子,乌黑的秀发枕在身下。他心里咯噔一下,又马上镇静下来,他确信刚才并没有撞到人。他把女子抱到路边的长椅上,女子似乎没什么重量,轻得像一朵云。他拿出手机要拨打120急救电话,无意中抬头,一只展翅飞翔的鸟进入他的视野,映着一轮银盘似的明月,宛如自月亮里飞来一般,剪刀似的尾巴,通体羽毛洁白胜雪,纤尘不染。整个世界仿佛在刹那间静止,他能听见它双翼煽动空气的细微声响。白燕!“圣洁的白燕将指引你的方向,圣洁的白燕将指引你的方向……”曾老头儿的话在他耳边一遍遍回响。

白燕停在女子的肩头,用小巧的喙轻触她的脸颊。白燕振翅飞走,女子悠悠醒转,她只是受了惊吓:“我怎么在这儿?我又晕倒了?”

女子注意到眼前这个陌生男人,当然也注意到他相当年轻,并且相当英俊。他黑亮的眼瞳中散发出令她不能承受的光芒,直把她望成一朵不胜凉风的娇羞的水莲花。

“告诉我,你叫什么?”

“水花。”她小声说,脸又红了。在新世纪钢筋水泥的城市丛林中,这样容易脸红的女孩已经十分罕见稀有了。

“你……”

“嘘……”海洋轻轻握住她冰凉的小手。那手只在他温厚有力的大手中挣扎了几下,便像归巢的倦鸟一样安静下来。

终于找到你了,水花。海洋想。他有种艰难跋涉过茫茫大漠后终于抵达绿洲的几近虚脱的疲惫,又有一丝莫名的失落。

故事至此应该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但是没有。冯海洋与孟水花的婚期很快确定下来,周末水花约他去“温莎公爵”试婚纱。水花说,她邀请了姐姐水灵,水灵会在婚礼上作伴娘。刚一走进“温莎公爵”豪华的大厅,海洋被一个倚窗而立的倩影吸引住。她穿着最普通的白衬衫、发白的蓝色牛仔裤,长及腰际的黑发扎成马尾,却让人眼前一亮,怀疑这座严重污染的灰突突的城市中怎么会有这样的明媚洁净。他不由自主地向她走过去,一种强烈的感觉抓住他的心,那是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熟悉的是前世的她,陌生的是今生的她。恰在这时,她转过身来,好像她长了后眼似的。他对上一双美丽忧郁的大眼睛,也猛然发现那只精灵似的白燕正伏在她的臂弯里。

“你来了?”

“我来了。”

“你一直在等我?”

“对,我一直在等你。”

一问一答,问得奇,答得亦奇。不像初次见面,倒像久别重逢;不像是偶遇,倒像赴一场生死之约。

错!错!错!一瞬间,冯海洋仿佛听见命运挥出的致命一击,在巨大的声浪中他如梦初醒,豁然开朗,思维异常明晰。

“你是水灵。你才是我一直在找的人,不是水花。你都知道了,对不对?”

“我都知道。从小我就有一种功能,我能听懂鸟类的语言,白燕都告诉我了。”

“我不能娶水花。这完全是个误会。我必须和她解释清楚。”

“不行!你一定要娶水花”。水灵用又黑又大的眼眸深深地看着他,带着让他无法抗拒的力量。“水花有先天性心脏病。她受不了失去你的刺激。我太了解她,她是那种藤蔓一样的女子,你就是她缠绕的那棵大树,你是她的全世界。没有你,她活不了。”

水灵的眼眸中渐渐溢满泪水,她走过来,伸出手。海洋一把抓住她柔若无骨的手,在那白皙的手背上印下滚烫的吻。他嗅到神秘的芬芳,像温凉的花瓣的气息;他全身涌过一阵电流和轻颤,那是他从未体验过的灵魂深处的震撼。温柔的一瞬。她的手又像一尾游鱼从他手中滑落。“牵手的结局终究不过是放手,你我已经牵过手,总算不枉此生。”

一向雄辩滔滔的海洋此时却吐不出半个字。找到她的喜悦、害怕失去她的恐惧纠缠着在他心中刮起掀天的狂飙。忽然,他听见一声鸟鸣,又一声鸟鸣。是白燕!它悦耳的鸣啭不绝于耳,如仙乐,如天籁。海洋恍若置身一片风和日丽、鸟语花香的所在,这里只有爱,没有伤害,只有绕梁妙音,没有一丝不和谐的杂音,这里仿佛就是净土,就是天堂。

“海洋!”水花换上华丽漂亮的婚纱,一脸笑容灿烂,旁若无人地向海洋跑过来。

午后和煦的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水灵和白燕荡涤尽红尘中所有的纷扰和欲念,笼罩着柔和圣洁的光辉。海洋觉得这近在咫尺的一人一燕,好像已经站在千万里之外的遥不可及的彼岸。转身迎向水花的刹那,仿佛有一把透明的无形利刃刺向他的胸膛,立时血肉飞溅,心痛难当。

冯海洋身未死,而一颗心,立毙。

我是后来认识冯海洋的,那时他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是朋友们羡慕的幸福男人——妻子水花温顺可人,儿子聪明,女儿乖巧。在一次聚会上他喝得大醉,讲了他的故事。“纵然是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他说他终于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到底意难平。

癫痫病遗传的几率有多大
癫痫症状特点有哪些呢
小儿癫痫治疗方法

友情链接:

众寡势殊网 | 屏幕修理多少钱 | 闻喜农廉网 | 肝腹水伴下肢水肿 | 吉林红叶谷住宿 | 可爱动物图片大全 | 小儿阿莫西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