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无线认证方式 >> 正文

【荷塘】独白(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当我哽咽着声音埋怨老妈阻拦我去当兵的时候,老妈终于不再反对我这个不成熟的想法。

记得是大二的时候,她的闺蜜对我说她喜欢兵哥哥,当兵这个想法,就在那时的我的心里扎了根,当我回到家和老妈说了这样的想法之后,老妈不顾一切地阻拦我,她说当兵是没有出息的。在多次抗争以后,时间慢慢流逝,转眼就到了毕业。

十年的等待,终于还是如烟散去,只剩下曾经在内心燃烧的记忆,然而随着时间的消逝,这样那样的记忆,正一点点从我脑海中淡化,可这样的等待,会不会有下一个十年?

我无数次想要用完美的文字来记录这十年的哀伤与感动,也同样经历了无数次失败,我无法用既有的文字来描述这枯燥的等待,若要完整写下我和她的故事,这必定是一篇很长的独白,来诠释天秤座的爱情。

每当我想要把我的故事写给所有人看的时候,就会思忖着用怎样华丽的辞藻,排列怎样引人入胜的剧情,而这样的想法一次次让故事提前终结,因为我本没有这样写作的能力,我的故事也并没有这样动人的剧情。

那天是星期五,她们放假,我们补课,她抱着书,她说不用我抱,她自己能行,她问我高中是不是在一中读,我说我要留级,她笑了笑,笑得好好看。

而后几次开始一路无话,我开始慌了,我不知道要说什么,我不知道要怎么做,别人教了,可我没学会,在一起的时间总是那么少的可怜,我越来越慌了。

直到有一天,我想和她多走一段路,我和她说我们绕路走,她说不了,她又问我为什么想着绕路走,我说回头炮的感觉不好,自此以后,她就不让我送她了,即使送了,也再没话说了。

她加了我的群,我每天点几次加她为好友,可总没回应,我问她什么时候上扣,她说有空就上,可从没回应。

有一天,我的群被学校查了,反动群终于得到了应有的下场,我也差点被开除了,后来才知道是爹妈托了关系才能继续上学。

我有了手机,又和她同学要了她的号码,第一次打电话给她,她在电话里笑了,我也笑了,我问她在干嘛,她似乎听错了说那好吧,挂了。我疑惑,发短信,没回,我一直等,从此电话再难打通。

记得有一天我一连打了几十个电话,那天飘着细雨,初三难得放假,电话总没人接,我越来越傻了,越来越慌了,我开始没理由的发着短信,想到什么发什么,全是些乱了心智的话。

我还记得是那年州庆,和她有一个月了,学校终于也放了个长假,我在广场,我打了电话,我问她在哪,她说在家,我想叫她出来玩,还没说出口,野猪拿过电话,说╳╳╳叫你来广场,然后野猪把电话递给我,我说喂,只听到她说分了吧,我说恩?她说分了。

那一瞬间,我只感觉天塌了地陷了,我默默挂了电话,和野猪说了声我走了。

学校很小,抬头不见仰头见,我见到她,我第一次知道了心痛是什么感觉,那种撕心的痛,一生不会再对第二个人有过。

一个月,我仿佛疯了傻了,我几乎对好友列表里所有人倒过苦水,我几乎神志不清,也就是那个时候,有个人教会了我把悲伤用来享受,还有个人总教我和女孩相处,可我依然没学会,我越来越不知所措了。

一个月后,我终于决定了,我记得是谁说去帮我问,她答应了,我终于又在学校门口等她放学了,可我变得更慌了,生怕又黄了,小心翼翼了,变得再没一句话了,她还是不要我送的。

每到放假,我总会疯了一样打电话,每到夜里,我总会傻了一样发短信,可总没回信。

我越来越乱了,我觉得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总想不出所以然,我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会,为什么那时候的我什么也不懂!

有一天电话响了,我拿起一看,是她的号码,那天在吃饭,我拿着电话就冲到我妈听不到的地方,只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不是她的声音的声音,我感觉不对了,电话那头问我叫什么,我说我也不知道,健忘症犯了,电话那头又叫我别打过来了。

有一天终于接到短信,她说电话在她妈那里,让我别打来了。

我还是在学校门口等她,谁也没提这件事,她依然说不用送了,我也没就送了,这样过了几个月,中考终于到了,我毕业了,因为反动群的原因,我留级的计划泡汤了,我们放假了,她们还上课,时间也对不上了,联系也就断了。

那个时候,我几乎加了她班上所有女生的QQ,只为了约到她,直到有一天,我乱了,我发短信问她到底要怎么说,她终于回了,她说我们分了,我说好,心疼了,难受了,疯了,挣扎了,我发短信问理由了,她说好好学习。

如此断了,我上了高中,渐渐变得孤僻了、沉默了,装傻充楞了,越来越不想学习了,我试图把所有注意力全转移到学习上来,却发现我办不到,我总是在想念。

快疯了,我生起了休学重念高一的想法,我和我妈说了,我和班主任说了,没一个人同意,没一个人赞成,就这样泡汤了。

浑浑噩噩,她初中毕业了,小瑞让我打电话给她,我纠结了很久,终于发了短信,她回了,刚开始聊了几句,每天几句吧。

可能一个一整天都拿着手机的人和不拿手机的人想的不一样,因为回的太慢,我又慌了,又乱发短信了,又乱说话了。

可能当有的话成了批次,结局也就注定了。

她在琴行学钢琴,我常偷偷路过,却不敢上前打声招呼,我常偷看,又怕被她看见,如此一个星期。那一天,小苗把我领到她学琴那条路,让我在那等她下课,终于等到她推着单车过来,小苗让我过去,我却呆了说不出话了,她等了一会,说:“我不喜欢你!”然后骑着单车走了,死天鹅在一旁说:“傻!”

小苗看我呆了,追了上去拦下她,我跟上去,我问她怎么说,她说她不喜欢我,还要怎么说,然后骑着车就走了。我呆了一会,和小苗说我走了,那晚我找了个黑黑的地方哭了。

高一完了,暑假过了,我和我妈说好我留级了,托关系进了尖子班,对,和她一班了,和我想的一模一样了。

我们也没再打过招呼,我们也没再说过话了,直到有一天,阿达说要下手趁早,有人在对她伸手了。我又慌了,又开始乱发短信了乱说话了,她就在我面前,我就是不敢上去和她说话了。

终于,她和别人好了,我还说让她分了告诉我,我继续追她,想想也是傻。忘了过了多久,听到她们分手的消息,可我也没能再去追了。

我加了所谓末日群组,一群人说天说地说人生,一群人想这想那想末日,终于把我带傻了,满脑子都是这些个东西和她,直到末日那天,说好的末日也不知被谁拯救世界了。

我学会抽烟了,戒不掉了,我第一次醉了,醉在伙伴们的主场,她家对面垃圾场上水井房顶,一斤杂酒,吐了野猪一条龙,我醉倒了被野猪背回家,神志不清,我对我妈说我对不起你,我妈哭了,说再晚送回来一个小时怕是就凉了。

留级的第一个学期过了,年级组长说要分科,第一届只半个学期就分科的,我错选了理科,于是,我被分走了,开学才发现的我知道年级组长眼里坏学生的我不再能进尖子班了。

如此断了念想,混起了日子,高二时候听说她和别人好了,这次不慌了,这次不傻了,这次真的难过了。

如此高中毕业,从此断了念想,天各一方,老死不相往来,可我发现我办不到,每次回到家长总是到处乱晃,总想见到她,每次喝多总会念起她。

有一天我发现了她的QQ,空间没权限,总会偷偷进去看看,再删了记录,有一天我喝多了没忍住,留了言诉苦,她说让我快去找个女孩谈恋爱。

于是,大一下学期我追了个学姐,追了几个月,大二好上了,那时候我以为我终于能放下了,我终于就放开了,我和朋友们都说我终于走出来了。

直到我明白既然不能一直在一起又何必要在一起,直到我外公葬礼时候学姐打电话把我惹火了,直到乱不清楚了,于是,我的大学恋爱结束了。

直到又见面,直到谁又在念起,一颗心又跟着动了,可结局早已注定了,可过程我没力气再去调整了,直到我发现和她成不了朋友。于是,我选择了最简单的方式,终于,不再可能了,终于,我亲手断了最后的机会!

我累了,不想再假装了!不想再假面了!我够了,挥霍完整个青春!我够了,我骗自己太久了!我明知道到了今天这一步是我咎由自取,却还对所有人倒着苦水。

当我再次听着返回学习的火车轰隆隆铁轨声时,彻夜未眠的我写下了这个平淡的故事,来记录这十年的哀伤。我怕我在某一天忘记了这个故事,那时的我,还能再翻开这些文字,回想起我的青春。

也是在那一天,我决定在每一天的凌晨写一首诗,名字就叫做《凌晨为你写首诗》,连载在我的微信朋友圈,权限设置为她一人可看。直到有一天她删除了我的微信好友,《凌晨为你写首诗》也就变成了我自己的独白。

持续性癫痫如何治疗比较
局部癫痫病的发病症状
现在癫痫病好治吗

友情链接:

众寡势殊网 | 屏幕修理多少钱 | 闻喜农廉网 | 肝腹水伴下肢水肿 | 吉林红叶谷住宿 | 可爱动物图片大全 | 小儿阿莫西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