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咸宁至武昌 >> 正文

【军警杯★小说】今天我真傻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我,一个下岗女工,年逾不惑却像小孩子样凑热闹,竟迷恋上了网络文学。时有豆腐块文章见于网站的首页上,便如数家珍般告知家人。竟比得了大奖似的还高兴、兴奋。

老公巴不得我在生活中有所追求,这样过得充实满当,就没有闲工夫磨嘴皮子,说他这嫌他那,倒落得个自在。儿子更绝,他说好,网络写作既练脑又练手指,免得以后老年痴呆。

切!狗嘴吐不出象牙来,个没良心的东西!

昨天是我最得意的一天,搜索枯肠,东拼西凑,竟成就了两篇小文!两篇啊,你说可喜不可喜!费了好半天的功夫打在word上,又粘贴在我常去的两个文学网站“枫叶红”和“休憩之港”上。

并不是我太贪心,也不是我觉自己的文章太当回事,实在是各位编辑审核的眼光不同,同一篇稿子在不同的网站就有不同的命运。我想多看一点编辑的点评,说白了就是想知道从我自己心头流出的东西在别人的眼里到底是个什么样。

又能怎么样呢,自己就那水平,心知肚明,偏喜欢到处凑热闹。

将近八点半,该出门的人都出门了,我因牵挂着自己的文章,实在点说,就是想在首页看到自己的大名,自己的文章,再看看自己的文集里又多了两篇新的文章。忙完早餐后的家务,我打开了电脑,QQ都没来得及登录,直接点击internet来到了“枫叶红”。

嘿,我的那篇自我感觉不错的文章出来了!感觉真是不错,文章加了精,还是用红色写的题目。哇,真是爽,那黑黑的一片中就一点红,那红色就是我的杰作!我的那个心哪,除了得意还是得意,除了沾沾自喜还是沾沾自喜。

按捺住近乎狂喜的心情我点开了那篇文章,咦,下面还有网友的评论呢,什么文笔细腻,心理描写到位,看得我新潮澎湃,不自觉自大起来。这些网友真是有眼光啊,他们一下子看出我文章的优点来了。

怎么办,戴这高的帽子,这浓重的仪式,看来以后只有更加卖命的写了,以报网站和网友的知遇之恩啊。自娱自乐,或还可作他人的精神的餐佐,何乐而不为?

咦?怎么只出来了一篇,还有一篇呢?左找右找就是找不到。一查原来“等待审核”。也好,等就等吧,到那边的“休憩小港”瞧瞧。

哪知“休憩小港”比“枫叶红”还安静,所发的两篇文章依然纹丝不动,躺在“待审核”的子目里。

一来一去的时间又过了十来分钟,这十来分钟里“枫叶”那边应该审出来的吧,再过去看看,又忙不迭的点击进去,没。刷新,还是没。我没有泄气,平时文章都是十二个小时不到文章就出来了,或许我到“休憩”那边看看,这边肯定也就出来了。遂又点开了“休憩”,嘿,又是白搭,白忙活。个人文集里依然是熟烂于心的数字,没有变化。昨天新发的文章一篇也没有!

今天真是见鬼了,编辑都干吗去了,怎么好长时间没人审核呢。不行,我得再去“枫叶”如再没有,我不干了。

回到“枫叶红”刷新,依然如故。激动兴奋的心逐渐平静下来,算了,没什么大不了,出来不出来又有什么关系,就算毙了、退稿了也只那么回事,反正自娱自乐,何必当真,搞得神经兮兮的。

我正想关上电脑,突然心又一动,何不在关电脑之前再看一眼呢,这当儿文章已审出来了呢。

又点开那两个熟悉的文学网站——呜呼哀哉,没有!是更新了几篇,但没我的。刷新再看依然没有!

或许另一个网站……

满怀期待点开,我的妈呀,依然没有。心里有被耍弄的感觉,更埋怨自己何必如此痴迷。

毅然关上电脑,才发现从早上起床到现在,我没有刷牙,没有洗脸。上身穿着外套,下面只穿着条秋衣裤。

想起一句小品中的一句词,这个世界太疯狂,只是此时疯狂的是我,而不是世界。

叮呤呤,叮呤呤。

正在洗手间顾影自怜,家中座机响了,我预感是老公打来的。一接,果然是他,他带着歉意说同事约好中午玩牌,他就不回家吃午饭了。

心中有喜悦爽快之感。啊,不用做饭了,太好了,我正愁又要做饭这烦心事呢。

不用做饭了,中午干什么呢?我思忖着,反正不做饭要不先再看看电脑,到下午两点出去走走,然后约个伴到家乐福……

想法还没确定,人却早坐在了电脑椅上——上午连着坐了三个多小时的椅子上。

依然是那个心愿,想看到自己的文章在网页上出现。

今天真是邪门,偏偏死心塌地的想看到自己的文章,网站偏偏更新慢,不仅“枫叶”,不仅“休憩”,QQ空间也半天没有响应。

还有博客,那格式怎么越看越难看,黄不啦叽的的颜色,呆板得没有一点流线条的直框框。可是选来选去,不是看不上颜色,就是看不上上面的图案。

我今天到底怎么啦,像着魔了一样,在网络里到处乱窜,干什么都不顺利,看什么都不顺眼。

差不多隔上十分钟去枫叶和休憩看看,看自己的文章出来没,就这样反反复复,来来去去,直到将近四点,我依然耗在网上,忘记了吃喝拉撒的一切欲望与需求。

直到下线的前一分钟,我最关注的事——我的文章依然没有出现在网页上。

终于从网上下来了,终于把酸胀的屁股从椅子上挪下来了,脚又冷又痛,像踩在冰块上一样。倒了满满的一盆滚水,脚放下去却不知道疼,脚早已麻木了。

揽镜一照,一个目光疲惫甚至有点呆滞的女人,因缺少必要的活动和营养,脸色青灰,眼光深陷,嘴唇干枯着泛着白色……额前几缕头发乱披着……。

天,这是人还是鬼?这是我吗?

上了一天的网就成了这个模样,那些连续几天在网吧里的人又是怎样的情形呢。我想起来都害怕了。毋宁说我被镜子中的“非我”吓坏了。

从早上的八点半到下午的四点,我连续将近八小时待在网上!此时我的眼花了,又酸又涩,我的头也昏了,胀胀的难受。那是长时间没有呼吸新鲜空气的缘故。我的人也憔悴了,眼眶空洞无神,没有一点神采。我还不知道我说话的声音是不是还和从前一样,从早上家人出门后开始我没有说过一句话!

啊,网络,你这该死的网络,你真是害人不浅啊。

我要倾诉,我要向家人倾诉,我要像祥林嫂那样向家人倾诉,倾诉你——网络对我的伤害,倾诉我沉迷网络的迷离和痛苦。在他们的“谴责”声里,我会更加深对你清醒的认识,理智的对你,从容的对你,而不再被你所伤。

我今天真的好傻好傻。但愿类似的事情再也不要发生在我身上了。不,绝不,绝不允许自己再犯这样的错误!我坚定的对自己说。-

惊吓引起癫痫会遗传吗
儿童患上癫痫的原因是什么
阳泉癫痫病医院排名

友情链接:

众寡势殊网 | 屏幕修理多少钱 | 闻喜农廉网 | 肝腹水伴下肢水肿 | 吉林红叶谷住宿 | 可爱动物图片大全 | 小儿阿莫西林